沉迷网络,社会问题需要社会层面的解决方案

近日,有全国人大代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建议国家扶持相关手机生产商开发未成年人专用手机,限制未成年人每天使用手机登录网络的连续时长与累计时长。同时,由国家扶持开发运营未成年人专用网络、软件,并对其内容、功能进行严格的审查、监管,未成年人专用手机必须且只能使用未成年人专用网络、软件,不能登录其他网络,不能下载其他软件。

这个建议的出发点很好。一些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、短视频,大额打赏主播,接触不良信息,困扰着家长和社会。针对这一现象,今年2月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》明确,应当向未成年人用户提供“青少年模式”,防范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直播,屏蔽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网络直播内容,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充值打赏服务。

在这一政策下,一些平台承担起了社会责任,做得不错,但有些平台做得并不好。2019年3月,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曾对20家直播短视频平台展开测评并发布报告,测评发现仅7家可事前关闭打赏功能,仅触手、抖音、快手和美拍4家平台可设置“防沉迷+青少年模式”的双重保护。

切换至“青少年模式”后,相关功能及内容会受到限定。如快手、抖音、B站等平台开启青少年模式需设置独立的监护密码,开启后,用户每天使用时长不超过40分钟,22时至次日6时无法使用,且无法使用打赏、充值、提现、直播等功能。

在这一点上,应加强监管,奖优惩劣,促进整体对青少年保护程度的提升。但无论再严密的措施,都挡不了一些溺爱孩子的长辈,把自己的身份证给孩子注册,并且愿意每半小时接受人脸识别。青少年模式就这样变得形同虚设,但应该看到的是,形同虚设这个词背后本质是家庭、家长的问题,然后就是学校,再往后是社区、基层政府的责任。指望平台将这些责任全部以一己之力承担,是不现实的,也未必合理。

毕竟,技术并不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。用技术去解决社会问题是有成本的,也受现实制约。比如,设立青少年专用网络,从物理层面投资建立网络,需要巨大的投入,但效果未必很好。从业务流程看也无必要,内容层可以解决的问题,不必涉及网络的物理层。再比如青少年专用手机,当然可以生产,但青少年使用手机的很多合理应用,比如移动课堂、虚拟现实、混合现实为基础的学习,所要求的手机性能与游戏、直播是一样的,达不到这些性能要求的手机也达不到网课所需,青少年不会接受,家长也未必会买单。

任何时代都有玩物,赌博、斗鸡、蛐蛐、台球、电子游戏,一代代,有些青少年沉迷其中,但更多的青少年仍然成长为社会主流、国家栋梁。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,很难改变。

实际上,一个沉迷网络的青少年背后往往有家庭问题,即便不能上网,不能游戏,他们也会转向私服游戏、更灰色的直播,转向国外的服务器,转向单机游戏,甚至转向赌博、性罪错。

所以,内容层面的问题不必进入物理层面来解决,而社会性的问题终究要从社会层面解决。青少年的网络沉迷问题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,它表现为手机,但背后远不止手机,依靠手机本身来解决远远不够。 □ 刘远举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