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夫与蛇小说,女子彻底心冷,不会再原谅了

小说:农夫与蛇的故事再次上演,女子彻底心冷,不会再原谅了

“大小姐,救我啊,救我啊!”

洛骁柄并没被打傻,赶紧向洛倾盈求饶。

他知道,他是逃不掉的。

这一路上,已经看到外面有多少战兵。

他逃出去一步都难,更别说逃出医院。

现在唯一能救他的就是洛倾盈。

毕竟和洛倾盈认识,而且洛倾盈是个女孩子,容易心软。

简直涕泪交流:

“大小姐,当初是老爷把我带来洛家,我是老爷的人啊,看在老爷的份上,您救救我吧。”

他说的老爷,自然就是洛倾盈去世的父亲。

洛倾盈听了这话,顿时想起他来。

这么多年过去,差点忘记这个洛骁柄是谁了。

洛骁柄是岳海市洛家的远房亲戚。

其实也不算亲戚,八竿子都打不着,但硬论的话,稍微有些沾亲带故。

当初洛倾盈的爸爸去分公司考察,洛骁柄找到洛倾盈的爸爸,又是送东西,又是装可怜,洛倾盈的爸爸心软,把他收留了。

并且一直带在身边。

可是,洛倾盈的爸爸才去世,洛骁柄就投奔到洛倾盈的二叔那里。

为了表示对洛倾盈二叔的忠心,他比洛倾盈二叔家的人都要坏,简直把她们母女往死里整。

为了逼她们母女搬出最后剩下的那栋别墅,甚至往她们的洗手池里放毒蛇。

还安排小混混在别墅周围故意找麻烦,极尽刁难。

想起洛骁柄的种种作为,再看他,洛倾盈简直如同看到蛇蝎一般。

这个家伙不但忘恩负义,而且心狠手辣,比蛇蝎都要可怕。

忍不住抱紧了团团,没有吭声。

秦寒锋已然大怒,看着洛骁柄:

“你既然是洛倾盈爸爸的人,却如此侮辱洛倾盈,如此忘恩负义,更是该死。”

洛骁柄赶紧辩解:

“大人,我……我也没办法啊,他们家已经失势,我只能另择明主。”

“良禽择木而栖,不是吗?”

秦寒锋越发气恼。

明明忘恩负义,还强词夺理,更是可恶。

一伸手,把他抓了过来。

看着他的眼睛:

“告诉我,你到底把洛倾盈的妈妈怎么样了?”

“她真的摔断了腿吗?”

洛骁柄结结巴巴地回答:

“夫人真的……真的摔断腿了。”

为了讨好,不再叫洛倾盈的妈妈老东西,而是尊称夫人。

见风使舵也是够快的。

秦寒锋咬牙:

“她为什么会摔断腿,是不是和你有关系?”

洛骁柄忙摇头,迅速否认:

“没有,没有,她是听说女儿出事了,匆忙下楼,结果从楼梯上摔了下来,摔断了腿,和我没有关系,真的没有关系。”

秦寒锋冷冷地看着他:

“你发现她摔断了腿,于是就落井下石,把她扔到了别墅外面?”

洛骁柄咕哝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“说!”

秦寒锋厉喝一声。

洛骁柄吓得浑身一哆嗦,只好回答:

“我们平时去赶她,她都是拿着菜刀和我们拼命,这次她倒在楼梯下面,行动不便,这么好的机会,我们……我们不舍得错过,就……就把她扔出去了。”

赶紧解释。

“大人,这不是为我,都是为了给大小姐腾出别墅做婚房。”

秦寒锋皱眉:

“什么大小姐?你们洛家大小姐不是洛倾盈吗?“

洛骁柄赶紧说:

“其实是洛家二小姐洛轻飘,也就是大小姐二叔的女儿。”

“大小姐被赶出洛家,又失踪多年,洛轻飘就自称是洛家大小姐了。”

“让我们都管她叫大小姐。”

秦寒锋那叫一个气。

这个洛轻飘,不但抢走洛倾盈妈妈仅有的住处做婚房,连洛倾盈大小姐的地位都抢。

真的要把洛倾盈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全部抹杀吗?

过分!太过分了!

洛骁柄看到了秦寒锋的愤怒,赶紧把祸水往洛轻飘身上引:

“不是我说,这个洛轻飘太过分了,她明明有自己的房子,非要打夫人那栋别墅的主意。”

“说什么最近身体不好,需要结婚之后在夫人那栋海边别墅里休养身体,都是屁,她就是想把那别墅据为己有。”

“她看中了那栋别墅的价值,那栋别墅现在价值五千万,她就是红了眼。”

“这个贪心不足的臭丫头,实在太可恶了。”

为了活命,他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

可以背叛洛倾盈一家,现在也可以背叛洛轻飘。

完全就是墙头草,随风倒。

秦寒锋冷冷地看着他:

“你知道她可恶,还助纣为虐?”

洛骁柄尴尬,支支吾吾地辩解:

“都是……都是为了混口饭吃,请大人您理解,真的没办法!”

战十一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在原力兵团,人人忠诚,最恨的就是背叛。

这种背叛,战十一简直觉得作呕。

“龙帅,让我一枪打死他吧,这混蛋太恶心了。”

秦寒锋摆了摆手,又问了洛骁柄一个问题:

“你把洛倾盈的妈妈赶走,她去了哪里?”

洛骁柄摇头:

“她哭哭啼啼的,一瘸一拐地走了,不知去了哪里?”

秦寒锋咬牙。

本想在洛骁柄这里找到一点洛倾盈妈妈去向的线索。

没想到,洛骁柄把那么一个受伤的老人丢到外面,连她去了哪里都不管,完全不顾洛倾盈妈妈的死活。

这还有一点人性吗?

气得一瞪眼:

“你连最后一点价值都没有了!”

“忘恩负义,又助纣为虐,去死吧!”

一掌拍出,气势如狂风怒浪,打在洛骁柄身上。

洛骁柄顿时粉身碎骨,化作烟尘而散。

洛倾盈紧紧把团团抱在怀里。

如果不是有秦寒锋在这里,只有她和团团面对洛骁柄的话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这家伙实在太坏了,绝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“锋刃进来!”

秦寒锋喝了一声。

守在门外的锋刃立刻开门进来,笔直地站在秦寒锋面前:

“请龙帅吩咐!”

秦寒锋拿出龙纹徽章给他:

“拿着它,即刻赶去岳海市,让岳海市全力寻找洛倾盈的妈妈,不得有误!”

这个龙纹徽章相当于尚方宝剑,调动岳海市的力量,绰绰有余了。

“是!保证完成任务!”

锋刃领命,立刻转身离开,赶去岳海市。

秦寒锋又打开原力兵团的专用频道,亲自下令:

“原力兵团各大战神部,马上赶往岳海市。”

“赶到之后,如果岳海市还没找到洛倾盈的妈妈,立刻在岳海市展开队伍,地毯式搜寻!”

“另外,我和洛倾盈的婚礼不在江仙市办了,婚礼地点改在岳海市,我要在岳海市办一场轰动全城的世纪婚礼!”

倒要看看,到了那个时候,洛倾盈的家族还敢轻视洛倾盈吗?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